长子新闻 -> 本土文化

【本土|悦读】黄花漫山寄情思

2020-10-13 观看50 次





朗读者

慧娟

长子县融媒体中心播音员


早就听说长子发鸠山上的“金山银山”景区,气势磅礴,花海如茵,上山,满目金黄;下山,一片雪白(梨花)。奇景奇情,称赞之声,誉满城镇山村。

  据说每年的三四月份,以发鸠山为中心,漫山遍野,沟沟岔岔,崖上崖下,全是怒放的黄花。放眼望,湛蓝的天底下,金甲辉煌,气象峥嵘,群山如象,如船,如魔;花海中,蝶恋花骨,蜻蜓斜立,灼灼婉约。映着晨曦或夕阳,金光闪闪,连飘荡着的雾气都是金色的,整个山峦如仙境般的令人陶醉。身处其中,你的灵魂无论是驰骋于云端,亦或是静置心房,都将有一份深刻的拥有!
  所以,每年的花开时节,满山遍野都是观赏的人群。长子县为方便人们的出行,沿山修了高质量的环山公路,从山脚直抵发鸠山颠,你可以乘车上山。天清地宁,沿途都是好景致。即便是走“马”观花,不会错过一处美景;你也可以驻足山涧,静心观瞻,把裹着流年的匆忙和闲适,轻置脑后,放纵思绪,却绝不会有“花近高楼伤客心”的悲情产生;你可以纵入花丛,听鸟鸣深树,观溪水潺潺,看蜂狂蝶舞。心闲临水寻一乐,定会觉得别有天地在人间;亦或你也可“才下眉头,又上心头”,把万般心思赋予花海,饮花为琼,一解往日的烦恼和忧愁……
  我一向自负,觉得这种黄花,顶凌开放,不就是人们常说的迎春花吗?城市的公园里有得是。不过是规模不同罢了。 但是,一到春天满园金黄,不也是一番初春的景象吗?长子的朋友说,错,岂止是规模不同!你说的那是迎春花,长子山上的黄花叫连翘花,叶徒相似,花色相近,其实性不同。
  我急忙查询资料,不觉脸红了半日。把山里连翘花误认为迎春花已是无知不说,还大言不惭地教导过妻女,说,这时候开的黄花,无论是山地里的还是城市公园里的,都叫迎春花。春天到了嘛,迎春嘛。
  查看了迎春花和连翘花的区别,才知道,这连翘不但是一味名贵的中药,还是个美丽女孩的名字。想来真是有失文雅!
  相传,名医岐伯与孙女上山采药,见满山遍野的黄花丛生,绿叶抽新,十分喜庆。岐伯采药一向是亲口品尝,检测药性。当日,一种未见过的毒草,导致岐伯口吐白沫、头昏脑胀,双目直视,不省人事。昏迷中,岐伯嘴里不停地喊着溺爱有加的孙女:连翘、连翘。连翘看爷爷中毒严重,一边抱着爷爷大哭,一边喊人救命!在深山里,连翘求救无人应答,心急之下,她随手攫了一把身边开着黄花的绿叶,揉碎喂入爷爷口中。不久,奇迹出现了,爷爷竟然慢慢苏醒过来。岐伯发现,这种开着黄花的植物有着良好的清热解毒作用,于是便把它记入他的中药名录,并以孙女之名命之,取名连翘……
  故事如此的优美,连翘又如此的出神入化,出于慕名和惭愧,不再做井底之蛙,我立志要去西山看一看时,长子的友人说,花已谢,正生籽。你错过了最好的观赏机会。不过,籽可入药,清热解毒。花和叶可制饮茶,是降暑的良药。你可来采集一些试用。
  没有黄花观赏,我只好作罢。
  早年,我进过长子的西山,纵然是山连着山,沟连着沟,有一种巍巍的气魄,但山穷水恶,寸草难生,已经是不能言说的荒凉和恓惶了。这几年,县政府大力治山治水,广种植被,连翘就是其中广泛种植的一种药材。长子人坚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如今,远村绿树,黄花连天,鸡鸣山村,流水潺潺,山地面貌大为改观。这又是不能用语言描述的治山治水的大功绩了。

  今年4月,趁着连翘花盛开的时节,我登上了精卫鸟栖息的发鸠山,放眼望,白云朵朵,天色湛蓝,眼前峰峦叠嶂,金色一片。蜿蜒的山区公路,如银色的飘带缠绕在崇山峻岭,更增加了长子山水的秀美和飘逸。“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”,真不是一种虚假的沉呤。在云雾缥缈中,发鸠山犹如一条巨龙,游弋在飘荡雾气中,时隐时现,神圣而又隐秘。我知道,就是在这座山上,栖居着一只小鸟,她曾经是炎帝的小女儿,游东海不幸溺亡,后化作精卫,誓言要衔发鸠山的木石填平东海!其志可敬,其情可感!
  望着起伏隐现的群山,我突然感到,那满山遍野盛开的连翘花,分明是精卫鸟投石东海溅起的浪花铸就了发鸠山的黄花漫山!
  连翘,花可观赏,点缀人间;籽可入药,拯救生命;迎春开放,不畏艰险、严寒,即便是身处白雪皑皑的山凹,也竞相怒放!发鸠山上的连翘花不正是精卫精神的完美写照吗?
  杜鹃啼血,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。“断肠思故国,啼血溅芳枝”,这执着,使得布满南国山川的映山红,成为人们时时咏唱、感慨的对象!
  那么精卫鸟投石东海,溅起的浪花生成的黄花连翘,已成为造福人类生命健康的良药,人们一定会时时记起发鸠山上的“黄花”和那只“文首、白喙、赤足”的小鸟!也一定会把发鸠山上的连翘花和这只美丽的小鸟联在一起,咏唱出一曲令人陶醉的传奇故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