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子新闻 -> 本土文化

【本土】一顿特殊的年夜饭

2021-03-07 观看226 次

422a9d6fd2a0494cb2ab42d0a5ab97da.jpeg

□刘贵锋

       十三年前的除夕夜,我吃过一顿特殊的年夜饭。

      那一年,我二十二岁,大学刚毕业,在严峻的就业形势下,虽然学习成绩优秀,但仍然没有逃脱毕业就是失业的魔咒。当我背着行李回到生我养我的小山村,看到家里破败不堪的老屋和两鬓苍白的父母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责和羞愧。我恨我自己,这么多年父母倾其所有供我读书,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,却找不到工作挣钱报答他们。在那些无眠的夜晚,我发誓一定要让父母生活得好一些。两周后,我给父母留了张纸条,踏上了南下的列车。我要到外面干一番事业!

      然而,象牙塔里的人哪里知道现实社会的残酷。一个人置身于一座陌生的城市,无疑是汪洋中的一叶孤舟。身上的钱很快就花光了,还是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。无奈之下,我只好进了一家网吧,做了一名和所学专业毫不相干的网管。网吧的工作很熬人,从早八点到晚八点,一天要干十二个小时,白班换夜班时甚至要连续工作二十四个小时,而且待遇极低,一个月只有几百元,好在包吃包住,一时能解决基本的生活问题。

      转眼进了腊月,年的脚步越来越近,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。到了腊月二十五,网吧也歇业了,同事们一个个都回家过年去了。我想回,又觉得无颜面对父母。就这样纠结到三十日,到超市里买来一大箱方便面,准备独自在外过年。鞭炮声此起彼伏,一声接着一声,最后连成一片炮声的海洋。街面上挂满了五彩缤纷的灯饰,涌动的人潮中,每一张脸都洋溢着节日的幸福。一个人待在宿舍里,想起千里之外的父母,想起一家人一起过年时的情景,两行热泪无声地流下来。

      一阵敲门声把我拉回到现实。原来是隔壁的张大爷找我帮忙,说他家厕所的灯坏了,让我帮着换一下。张大爷的儿子和儿媳在外地上班,平常只有张大爷和张大妈两个人一起生活。活儿很简单,没几分钟我就弄好了。张大爷说:“小刘呀,谢谢你,灯坏了好久了,原本想等儿子回来换的,结果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了。对了,我看你也一个人,不如今晚我们一起吃年夜饭吧,人多也热闹。”我连忙推辞。只听张大妈笑着说:“小刘,你不会是嫌大妈的手艺不行吧。”张大妈的话让我没法再拒绝,于是留下来吃了一顿特殊的年夜饭。

      那个除夕夜,张大妈给我们炒了一桌子的菜,张大爷还打开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。张大爷端着酒杯,说谢谢我能陪他们过这个除夕夜,并祝福我

新年快乐。我心里暖暖的,可是连一句感谢的话也说不出,只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不知是喝了酒,还是张大妈的手艺好,我不禁食欲大增,大块朵颐。那是我离家半年来吃得最香最踏实的一顿饭。所有漂泊他乡的不快和心酸,似乎都随着那顿饭而烟消云散了。那晚,我躺在宿舍里,看着大街上那些灯饰,觉得特别漂亮,特别温馨。

      一年后,我离开了那座城市,到家乡参加就业考试,成了一名农村教师。十几年过去了,我总想起在那个城市度过的那个除夕夜,想起张大妈像母亲一样给我夹菜,想起张大爷端着酒杯跟我说新年快乐,我的眼泪就夺眶而出。那真是一顿特别温暖的年夜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