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子新闻 -> 本土文化

【本土】在往事中贪杯

2021-03-22 观看177 次

u=3520634069,803480801&fm=26&gp=0.jpg

□  烟染眉

     不是不痴,谁又愿意在往事中贪杯。


     流花照影顾顾还,有不甘却不敢甘,有所念却不愿说出来。


     你这贪杯醉酒的样子,眉目如流苏软系,像是一座山在暗夜里塌了下来,又似明月浮上,山峰明亮。


     落寞的眼神里藏着痴,搁着念,春风化软一般,秋风凄绝之凉,倒是让这月色无了安分之意。


     只是这秋水,静池微波,一任西风抚挲这细软的游丝,一波一波的,明滟且腼腆,在夜深处款动。


     有些不愿说出来的秘密在红尘中闲坐,向来不愿搬进古山寺庙,一些祈愿与释然,一旦皈依,便如剃度一般,从此青灯古佛,若再从佛主的眼中跳脱,自己都觉得羞愧难当。


     于是,在荒无人烟的夜晚,你自知月向来是窥破而不说破的,如此纵情一番,倒也算是自如。你向来任性,不拘一格,更何况这经年的秘密。


     她春水照花一般在你的眉眼中出现,晃若明山,又软若静水,一潭碧幽,就这样让你跌入进去。


     谷中花繁叶茂,林风窸窣,似有纱衣罗带拂拂,那女子高绾发髻,独独斜插一枚珠钗,这样随风一迎,叮铃叮铃的,甚是好听。


     清泉抚过她纤白的玉足,只见她侧腰低身,手指轻轻划动着流水,此时,时光明艳,光阴静谧,似乎一切都静了下来,水波打湿了她好看的面庞,随细流涟纹荡漾,打碎了梦境。


     此时,你迎风作泪,忽作泪涌,双目竟已模糊,梦里眼前,踉跄了神情。


     秋风不作辩解,自顾自地闲吹,落了枝头的几片黄叶,未曾枯萎已凋零。故事不等斟酌,已经碎冽在酒杯中。


     她临窗独坐,已经回到了屋中,对镜梳洗,散落下来的青丝,在灯焰下垂瀑,又如青蛇一般妖艳。


     你熄灭了心灯,假装无一物,月光照的真假,都不如她的一面古铜明亮,只刺得教人眼疼。


     远山不及,近水不舟,总也是痴作一梦,自以为临别了相思之意,一樽酒意奉还一世无羁,岂不知,红尘不可留却又羁留。


     江风古道,她一影漾衣,远遁成谜。念起是一帘风烟,帘里帘外,皆是触指云烟,凉意侵浸,风削瘦影。


     一世江湖,睥睨万物,只是,遇见她,你便柔弱无骨,书生之态,强擎着酒盅,心里却是满满的笔墨浓愁。


     枝头的露珠快要凝结成霜,你的眼泪不知蓄满了酒盅。